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

第30章 后续

作品:穿成男配的工具人 编号:27326425

    世界花样滑冰体坛上,出现了一个璀璨的新星,克莱尔,她有天赋,她骄傲自大,向其他的国家宣战,同样也向中国宣战。指责中国虽然变得强大,却依旧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打败她。早期的花滑冠军刘冰清已退役,决定要找到继承者,打败克莱尔。她察资料信息,拜访各个省队,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五个人的身上,结果只有三个人同意,刘冰清选择的吕悦、冯孟晨没有受到争议,但是她选择了孔灵羽许多人都不看好,觉得是浪费时间。

    ……

    ……

    ……

    孔灵羽失去梦想,身材走样,浑浑噩噩的混日子,面对刘冰清的到访表现十分冷淡。刘冰清最后抛出金钱诱饵,才让孔灵羽同意。孔灵羽需要钱,所以她答应了,但是她依旧提不起劲儿,也很孤僻。

    一同训练的吕悦、冯孟晨十分刻苦。某个瞬间孔看着那两人刻苦训练想起了原来的自己,满怀希望,却因为受伤,只能退役,(十岁时苦练三个三周跳,右脚跟腱轻微断裂后来科技发达,她的旧伤治好了,可以继续滑冰)梦想破碎的感觉,太过痛苦,她不想重来一回,她想要逃避。刘冰清察觉她不对劲,给她看了克莱尔的比赛视频,说你既然害怕梦想害怕希望,那就不要抱任何梦想和希望,你只要打败她就好,仅仅打败她就好。

    孔灵羽的内心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不再退缩。她不要梦想和希望,她只要打败这个人。从这天开始她搜集资料了解克莱尔,看克莱尔是怎么训练的,怎么长大的,同时自己也开始强度训练,先恢复身形体重。因为她身形走样,长期不运动,所以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吃更多的苦。她的努力,赢得了吕和冯的尊重,拉近了三人的距离。

    突然,他们的训练馆(张得星的训练馆)被没收了。虽然刘冰清早期获得了一笔资金,但是现在没有人看好结果,他们被赶出来,只能在比较差的场所训练。(冯的父母这时候过来,让冯退出团队,刘冰清顶着压力没有答应)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一场市举办的小型比赛开始了。她们三个参加了,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孔灵羽比赛时,因为她身材微胖、籍籍无名(瘦了,但是依旧比别的选手胖),许多人都议论。最后,她获得了比赛的第十名,吕悦第一,冯孟晨第四。初赛算是成功,主要因为吕悦的成绩,有人觉得或许刘冰清能成功,有记者采访她们。(采访后,吕悦身边开始出现追求者;冯孟晨的家人改变了看法,不再阻拦冯孟晨滑冰。)

    市电视台采访,问孔灵羽第一次参赛就进入了前十,是不是很开心。她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她的目标是打败克莱尔。因为她语气生硬,态度冷漠,不少人都说她骄傲自满,和克莱尔一样讨厌,故意黑她,打听到她参加训练是为了钱,到处宣扬。

    孔灵羽不在乎这些,比赛过后更加刻苦训练,控制饮食,加强力度,有些激进,有刘冰清盯着不至于太过度,但还是伤到了她的身体,生了一场重病,是白宁照顾她。

    ……

    刘冰清下达了休息指令,带着三人去海边城市训练放松。张全非跑来,对吕悦展开追求(送花、送礼物、邀请约会),被刘生扔出去。一家商场开业,邀请双人滑表演,要给刘生找一位女搭档,孔灵羽三人都参加了训练,表演时吕悦被张全非纠缠,张全非说如果是吕表演,他就要将整个商场包下来。吕悦拒绝表演,孔灵羽顶上,没想到她和刘生更加合拍。表演后,他们找到张全非,说他配不上吕悦。张全非被说中痛处,嘲笑道我一富家公子配不上她?孔说等他真有所建树再来追吕悦吧。

    ……

    ……

    张全非回去后,心中有个疙瘩,发狠开始创业,开游戏公司。开始是为了一口气,可是干着干着找到了愉悦和价值感,沉浸其中,后来甚至对孔灵羽有了感激之意,

    寒假结束,孔灵羽回到学校,校门口有人看到她,询问朋友这是哪班的美女,怎么以前没见过。她依旧坐在角落,不与其他人多接触。因为她暴瘦,同班同学都关注到了。孔的脸瘦下来,五官变得很漂亮,就算黑也是漂亮的,加上她独特的气质,一下子在学校受到注视。

    她只能上半天课,下午要休课训练。刘冰清来到学校找校领导交谈,消息传开,大家得知孔灵羽要接受专业花滑训练,受到不少关注。有学生好奇,主动来找她聊天,甚至还收到了表白信,说看过她的视频,发现她变化很大。也有女生找她取经,怎么减肥。

    为了不影响学习,只有下午训练,晚上让她们去做作业,孔灵羽决定挤时间打工攒钱。现在的她担心自己无法再过原来的日子,连饭都吃不起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学生打工不好找,方思柏帮她找到了一个,在大学旁。学习、训练、打工,骑着单车穿梭,她的生活充实而紧凑,人也真正地瘦下来,可是越来越黑。

    张全非像是换了一个人,在第一款游戏成功后,别扭地开始“报恩”,决定制作一款花滑游戏,请孔等人来做原型模特,还请了明星代言。

    孔灵羽很佩服张全非,觉得张全非身上有自己值得学习的优点,工作上不激进,节奏很好。

    她愿意配合刘冰清,好好训练,也不再冒进,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来。

    张得星发现儿子在跟自己“唱反调”,很恼怒,断了儿子的资金,骂他泡妞也该有个底线。

    张全非的游戏资金出现问题,李婷哥哥(掌管家族集团)的秘书联系过来,为了哄妹妹高兴,说要投资这款游戏,作为妹妹的生日礼物。李婷来做原型模特,和孔灵羽相遇。

    训练是枯燥的,同一个动作要做上百遍、千遍甚至万遍,同一个音乐要练习无数遍,只有同类才能理解双方的辛苦。孔灵羽和李婷性格里都有一股属于自己的倔强。

    一次比赛中,吕悦挑战高难度动作失误受伤,被送去医院。孔灵羽亲眼目睹吕受伤,回想起自己十岁受伤的那日,夜里趴在吕的病床边哭。吕悦醒过来,孔灵羽以为吕悦会伤心难过,像过去的她那样一蹶不振,可是吕悦没有。吕悦说,既然选择这一行,就要做好受伤的准备。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必须要有强大的内心才算是一个真正的运动员。

    孔灵羽受到吕悦的鼓舞,终于能面对曾经的伤痛。

    吕悦不能再参加接下来的训练和比赛。界内界外再次不看好这个团队。孔灵羽参加全国冠军赛,获得了女单金牌。李婷女单银牌,刘生男单金牌(赛前,孔去高铁站接他)。不看好他们的人,大跌眼镜。这一次,有不少人黑转粉,支持这个团队,支持孔灵羽。

    李婷的哥哥邀请孔吃晚饭,包下餐厅,和孔聊天,说妹妹得了银牌有点伤心,闹小别扭,希望孔灵羽不要介意,继续和妹妹做朋友。孔灵羽很感动,羡慕李婷有这样的哥哥,并表示自己当然会继续和李婷做朋友,朋友之间闹别扭很正常,和好后关系反而会更亲近。她跟着去了李家别墅看李婷,看到她李婷还是很高兴的。

    李婷恢复得很快,第二天去学校找孔,在校门口被围观,带着孔上车去商场,帮孔挑选护肤品,说她皮肤黑,要保养,最关键是要防晒。

    在孔灵羽获得全国金牌后,国家队发出邀请,希望孔进入国家队,成为运动员,参加正规训练,她表示依旧要跟着刘冰清,邀请者让她再考虑考虑。

    花滑游戏上市,很受欢迎,进入游戏排行榜,张全非安排庆功宴,请了不少业内人事,还有明星也来露了个脸。一开始都很好,在快要结束的时候,钱秘书捣乱,贬低刘冰清,说她的队伍是野鸡队伍,不正规。孔灵羽气不过,和钱秘书理论。第二天有新闻出来,花滑冠军脾气不好,在聚会上粗暴无礼,且目中无人。孔曾经接受过的报道也被挖出来,称证据确凿,说她自负。

    孔灵羽不管这些,给国家队邀请人联系,问能不能让刘冰清进入国家队做教练。对方笑了,说刘冰清本来就是国家队的教练,后来为了自己的抱负赌气离开,她如果愿意回来,当然好。孔灵羽很佩服国家队的大度,找刘冰清试图说服。刘冰清却先开口,劝她加入国家队。孔灵羽说出要刘一起加入,刘冰清笑了,且答应下来,说这证明她们的所作所为最终也获得了国家队的认可,之前可是不看好的,此时她距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孔灵羽、李婷、刘生成为了花滑队的重点培养对象。

    接下来准备世青赛。

    比赛中孔灵羽完成得很好,但评委说动作生硬、不够优美而扣分,最终,她获第六名。此事引发争议,有人为她不平,觉得她完成度好,难度高。此时的孔灵羽内心强大,告诉自己的确有所不足。为了体态优美,她决定参加舞蹈训练,训练之外还练习芭蕾舞、民族舞。

    冬奥会赛前,一对夫妇来找她,说是她的父母。刘冰清觉得不对劲,要求他们做DNA,在父母要用头发测试的时候(头发是之前他们偷偷从孔灵羽那得来的),刘冰清要求现场抽血,还没等结果出来,那两个人就跑了。(可见,那两个人是骗子)这件事对孔灵羽的影响很大。

    很快,他们要出国参加比赛了。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刘冰清担心假父母的事会影响孔灵羽,孔灵羽也的确受到了影响,但是当她站在赛场上,心情就平静了下来,她回想起和伙伴一同训练,想起所有人对她的帮助和鼓励,当轮到她上场时,她昂首挺胸,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在冠军赛上,她做出了自己恐惧的三个三周跳,(有人觉得刘冰清会失败,会觉得孔灵羽失败,是因为受过伤的运动员在做动作的时候会有更多顾虑,勇气不足)她还做出了吕悦受伤的那个高难度动作(比如四周跳),所有的动作都十分优美,慢下来时像优雅的天鹅、快起来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最终,她成功了,人们称她为冰面上的白天鹅,冰刀上的蝴蝶皇后。克莱尔得了亚军,真心地称赞了她,说中国,果然不一样了。克莱尔还说,看过关于孔的报道,两人果然一样,不同凡响的人总是容易遭遇诽谤!不过,下一次我会战胜你。孔灵羽笑着说等着你。此时此刻的孔灵羽,再也不是第一次和刘冰清见面的样子。

    后来,美国有人联系孔灵羽,要高价收买她移民美国,(其实就是雪藏,收买这个挡路石)因为传言孔灵羽喜欢钱,当初就是为了钱才回到花滑运动。孔灵羽直接拒绝了对方。但是有谣言,说她为了钱答应了,一场宴会上,有人点出这个问题。国家队总教练站出来,为孔灵羽正名。许多了解孔灵羽的人站出来,告诉他们,告诉媒体,孔灵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大家不要再误会她。

    ……

    ……

    ……

    孔灵羽,女,孤儿,七岁的时候在孤儿院被省队选拔上,有天赋,踩上冰刀就能滑,不摔跤,小腿发达,十岁时受伤退役。十五岁时被刘冰清找到,参加训练。作为孤儿的她,在被省队选中的时候感觉整个人生都被点亮了,后来退役失去梦想,从此一蹶不振,艰难度日。被刘冰清选中后,也没有立即打开心结,不配合训练,对他人不友善,实际是害怕梦想再次落空。后来,她产生了许多变化,包括内心和外在。性格内敛,话不多,比较敏感。花滑特点:轻盈流畅。

    刘冰清,女,39岁,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滑冰女王,已经退役。为了国家的花样滑冰,她决定要培养人才。可是,她的行为,并不被众人看好。她选了五个人,只有三个答应跟着她训练。她有一个九岁的儿子。老公很支持她,可是儿子却不理解她,怪她的陪伴少,只和队员亲。儿子对队员有敌意,后来了解的多了,尤其是刘冰清成功后,以母亲为骄傲。她经验丰富,沉稳冷静,训练时不留情面,但实际行动很暖人。(老公赵腾念,五岁女儿小桐)

    吕悦,女,16岁,家境良好,母亲曾是运动员。幼时生过一场大病,家人对她一直十分用心。她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性格好,三观正。成为运动员要面临的所有问题和后路,爸妈都帮她想好了,也提前为她打了预防针。当她受伤不能再滑冰的时候,也能坦然面对,甚至帮助孔灵羽解开心结。因为人美、性格好,吕悦有不少追求者,经常来训练馆找她,追求她,这众多追求者当中也有因为追求不到而使坏的,孔灵羽社会经验较丰富,提前察觉帮助了她。花滑特点:动作优美,技术难度高。

    冯孟晨,女,14岁,普通家庭长大,家人都不支持她成为运动员,认为金牌只有一个,觉得她浪费时间,没前途,不如正经地上学读书找工作。在她成为运动员后更是不跟她说话,来过训练馆一次,也是找刘冰清谈话,要求冯孟晨离开队伍。家长有这个权力,但刘冰清没有照办。冯孟晨表面活泼开心,其实偶尔深夜的时候想起这些就会很痛苦。为了家人的认同,她训练刻苦,想早出成绩。她一开始很看不起为了钱参加训练的孔灵羽,后来被她的刻苦拼命所打动,嘴上不承认,但是心里慢慢接受了孔灵羽,看到了孔灵羽的内心。花滑特点:擅长跳跃,笑容灿烂。

    白宁,男,23岁,陪练,苦力担当,善良。他看过孔灵羽十岁时的比赛视频,觉得她滑冰的时候像一朵羽毛,有天赋,有灵气。他鼓励孔灵羽,就算被孔灵羽嫌弃排斥,也一心要帮助她。他大学刚毕业,有热情,把三个女生当妹妹看。

    方思柏,女,大学生,孔灵羽的朋友,表面性格开朗,其实有抑郁症。孔灵羽会和她一起打工。见过她痛苦的一面,后期再呈现,给读者的感觉会反差很大。

    刘艺双,双城俱乐部老板,女,36岁,干练,想要将双城发展起来,总搞些商业手段。曾聘请刘冰清担任教练被拒绝。

    庞欢,双城主教练,40岁,视刘冰清为死对头,不择手段也想打败刘冰清。以前不能自己打败,现在就想靠自己的徒弟打败。

    冯叶,双城主要选手,女,15岁,资质不错,可因为压力过大,被庞欢的教导手法压迫,反而越来越退步。

    张得星,47岁,商人,自负,好面子,为了赚钱投资花滑,一开始看好刘冰清给与赞助、提供场馆,后听说队伍希望渺茫撤出投资,将刘冰清等人赶出场馆。不但如此,不愿承认自己撤资是错误的,变本加厉,给与阻挠。(为了否认自己的失败和卑劣,试图用更多的卑劣去掩盖)

    钱秘书,张得星的秘书。

    张全非,张得星的儿子,17岁,纨绔,花花公子,追求吕悦不得有些恼羞成怒,被孔灵羽教训后突然转性,成为团队的忠实粉丝,给与帮助,同时他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不再胡乱度日。

    赵麟,18岁,男,张全非好友,自作主张认孔灵羽当干妹妹。

    苗重华,男,42岁,国家队副教练

    肖城,男,31岁,宁北省队教练。曾经是赵卉的师弟,少年时赵卉的小跟班。

    李婷,女,16岁,国内真正的花滑新星,全国关注,从几岁便开始被培养。大家族的小姐,天之骄女。

    赵卉,女,33岁,刘冰清老友,天赋有余,努力不足,刘冰清很看重她,她在林江市做非专业教练,一直想要过退休生活。

    刘生,男,15岁,男滑选手,刘卉的队员,农民出身,古朴诚恳,呆板受礼,内向孤僻,在花滑时身上流转着贵族绅士气质。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开始崭露头角。一次表演中,与孔灵羽做搭档,完成双人滑。日后与孔灵羽一同参加世界比赛。(孔灵羽、李婷、刘生,世界赛上三人并肩作战,成为很好的朋友,为国争光)

作者:风飞 类型:其他类型

《穿成男配的工具人》之《第30章 后续》,章节编号:27326425,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风飞)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穿成男配的工具人》之《第30章 后续》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