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兄弟交战

作品:绝宠君妃 编号:17308605

    囚死彻底恼怒,再次放出袖子里的飞蛾扑进白雾里,飞蛾也看不清,在白雾里乱撞,泉底突然升起一颗夜明珠,飞蛾是喜欢光明的动物,看到亮的东西全都扑上去,却在触及夜明珠的时候被烫烧成灰烬。

    灰烬落进泉中,连泉水都被染黑大半。

    所有飞蛾死掉之后,夜明珠又落进了泉底,被染黑的泉水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回原样。

    这夜明珠乃幻妖心血筑化而成,有净化一切的作用。

    在离忧泉最深处,有一只鲛鱼,它世代守护着夜明珠和一幅画,画上是半境的开创者,却在开创了半境后,将半境交给老王君,而后不知所踪,老王君在世时用尽一生去寻找她,也没能找到。

    囚死曾经偶然见过那副画,也知道它的位置,他知道自己抵挡不了囚生的云雾控制之术,也知道囚生很看中那副画,就跟着夜明珠一块儿,一头扎进离忧泉底。

    囚生看出他的目的,也跟着跳了进去,泉底的水透明清澈,在水底能看清彼此所有动作,

    囚死看囚生果然跟着跳进去,眼里的阴险一闪而过,不再继续朝泉底去,转过身一个黑团就打向了囚生,关心则乱,囚生猛追上去,来不及躲闪,正中了那一拳,

    嘴角缓缓流出的血还是乌黑色,囚生却依旧优雅淡然,轻轻擦拭了嘴角的血迹,

    抬手唤起听风术,水底的风卷起水浪直击囚死,周围的水也突然压力增大,狠狠压迫着他,

    他终于憋不住,只得飞出泉底,带起人高的水浪,水浪落下,连着泉上的白雾也消散不少,已经能看清几米外的事物,

    囚生紧跟着飞出来,风卷起的水龙仍然疯狂地向囚死进攻,这攻击不能停下,因为囚生很清楚,一旦停下攻击,囚死便会直接冲上来,

    他不能给他闲下来的机会,自己受了重伤,又被囚死偷袭,他的幻力已经所剩无几,如果跟囚死正面对打,他根本毫无胜算。

    可是即便操纵他最擅长的风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的幻力也已有些透支,

    囚死就在等这样的机会,他冷笑着对付冲上来的水龙,笑得阴森寒冷“囚生,别挣扎了,中了尸毒,你已经是将死之人,不如今日你就自裁吧,将王位让给我,我才是王位真正的主人,我或许还能念你与我兄弟情深,给你留个牌位。”

    “哥哥还是那么爱讲笑话!”囚生面色已有些苍白,肤色甚至开始变得透明,说出的话却依然中气十足,气势逼人。

    最后关头,“王君,属下来晚了。”六七个带着面具的白衣男子突然幻化出来,恭敬跪在囚生面前。

    囚生已经虚弱到极点,水龙的力量也越来越弱,囚死最后狠狠拍了水龙一巴掌,水龙便断成一点点的水珠,落进泉中。

    他又飞上来企图结果了囚生的姓命,囚生对跪着的白衣男子挥挥手,几个人便瞬移到囚死身边,将他拦住包围,

    “禁卫!”囚死看着这几个人,有些不可思议和不能相信,“老王君居然连禁卫都传给你了!王位是我的,禁卫也是我的!”

    他突然有些发狠的疯狂,巨大的黑球在他手里生出,然后砸向禁卫身上,可是他还是低估了禁卫的力量,黑球即将砸到他们身上时,他们已经瞬移到囚死身边,拔出剑合击囚死。

    剑术本不是他们最擅长的幻术,他们各自有各自最通透的幻术,可是剑术又是他们都使用时才有最大的威力,所以只是遇到一个共同的敌人时,

    他们才使剑术,囚死面对这左夹右击,已有些招架不住,看自己已经落了下风,急忙化作青烟逃掉了。

    几个人欲追上去,囚生突然开口道“不必追了。”

    “王君,幻医已经在路上了,我们不便示人,就回去了!”

    禁卫之所以叫禁卫,是不能轻易被王君以外的人看到并得知其存在的,所以囚死一走,几个人说完这话也消失不见。

    白雾散尽,离忧泉周边一片狼藉,不远处盛开的水仙花全被摧毁,只余残枝落叶。

    囚生平淡地看着这一切,似松了口气又似叹气,再次坐到泉中央闭眼休憩,等待幻医的到来。

    夙鸢(两两的三姐)还不知道囚生早已回到宫殿,钟声一响她便瞬间出现在宫门旁,却还是晚了囚死一步,只得派人在宫殿各处搜索他,

    也不敢进入离忧泉,那是幻妖的禁地,所以终不得其行踪,无奈只能加派人手巡逻,

    再把搜寻结果报告给了囚生的妹妹,半境唯一的公主。

    “公主,夙鸢失职,让囚死大人逃了。”

    “是吗?呵。哥哥好多年都不来看我了!”

    夙鸢一身白袍战衣,秀发高高竖起,即使是跪着,也显出一丝衿贵,

    她是半境中身份仅次于王君的幻妖,可是她并不愿做贵族,老王君死后,她便自愿当起了半境的幻卫统领,保护着半境。

    此刻跪在被玉屏包裹不能出来的公主面前,眼里没有半点傲慢与不敬,因为她崇敬老王君,也崇敬囚生,可以说除了囚死,半境王室一族都让她心甘情愿臣服,只愿终身追随。

    银铃(半境公主)很是伤心地半靠在玉屏上,她已经被关在这半个房间大的玉屏中几千年,

    当初她为了阻止老王君与囚死自相残杀,私自逃出半境,透露了消息给囚死,希望他快逃走,可是却被老王君得知,将她封在这冷冰冰的玉屏中反省。

    这玉屏只有老王君和开创半境的人能解开,其他人但凡触到玉屏,都会被震开,当年大战,老王君将她封在里面,说是锁住她,实际也为了保全她,后来老王君战死,就再没有人能放她出来,

    “几千年了!哥哥还是忘不掉权势和仇恨吗?”银铃说这话时,眼睛看着夙鸢,却很空洞,又像透过她看向远处,

    语气感伤却又无奈,

    夙鸢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心疼,其实她一直都很心疼她,她还只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大战前她还没及笄,却因为权势之争孤独了半生,甚至可能一辈子也出不来这玉屏。

作者:眼镜姑娘 类型:其他类型

《绝宠君妃》之《第十一章 兄弟交战》,章节编号:17308605,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眼镜姑娘)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绝宠君妃》之《第十一章 兄弟交战》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