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

第八章: 青城寨

作品:墓中有鬼 编号:17205562

    第八章:青城寨

    1976年3月,狼牙山下了一场山雨,雨声霹雳,雷声轰隆,春雷在天空轰鸣,惊起林中飞鸟。

    中午十二点。

    我在炊事班帮忙,我是哨兵,值晚上的巡逻,白天里训练后没事做,就到炊事班打下手,顺便在炉火旺盛时用筷子夹锅里滚烫的菜吃。

    炊事班班长每一次都说我是耗子变的,不仅喜欢吃,还喜欢偷吃。

    我笑笑说:“我生肖的确是鼠。”

    炊事班班长在烟枪上灌满烟草,点燃烟枪,深深地吸了一大口烟雾,转头与我说话,白色的烟龙从鼻子中喷吐出去。

    “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他说。

    “天气不好,天空阴沉沉的,你有好的预感才怪,这叫天气影响心情,国家科技研究院的那个什么博士研究出来的?据说不仅天气可以影响人的心情,还有空气,景色,自己面临的事情。只要处在环境中,就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

    炊事班班长额头皱成一个川字:“不是,小刘,我心里慎得荒,你们读书人说有科学的解释,可是我们家乡说的,这叫鬼上眼,让你心里不舒服,每一次鬼上眼都会带来不好的事情。”

    我说:“班长你别吓我,现在是社会主义时代,不要传播封建迷信,我们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思想目标。”

    这时我发现刚去换班的赵羽回来了,满脸焦色,刚来连里接待我的壮班长拦住了他。

    我与炊事班班长也过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班长,我去换岗,但执勤的罗小布不见了,我找了他一圈都没找到,但是在地上看见了一摊血。”赵羽焦急地说。

    “什么?”两个班长都吃惊地说道。

    “会不会是罗小布擅自脱离了岗位?像那个小子一样去打野兔了,地上的血是兔子的血?”壮班长扫了我一眼说道。

    “不会。”炊事班班长与赵羽同时开口,他们了解罗小布,他虽然长得干瘦,性子活络,但他从来没有擅离职守。

    壮班长突然恐惧地睁大了眼睛。

    “全连警戒。”他大声喊道,并且奔跑了起来。

    可是他还没有跑远,我就看到了鲜血,然后才听见来自地狱的声音。

    “嘭……”

    是来自丛林中awm狙击枪的声音,我瞬间明白了过来,壮班长倒在了血泊中,浑身抽搐,额头上多一个狰狞的弹洞,流出了殷红的血。

    壮班长在听到罗小布不可能擅离职守时就反应了过来,山雨弥漫了森林,使空气能见度降低,而且地上的鲜血,罗小布的失踪,直接指向了连队受到了袭击。

    炊事班班长按着我的头,趴到在了地上,现在下着大雨,军队里多数人都在军营里,手中没有握着枪,就没有多少杀伤力,现在正是敌人攻击的时刻。

    我看到丛林中窜出一群穿毛皮衣,行为放浪,面目粗犷的男人,他们拿着枪,嗷嗷叫着冲上来。

    炊事班班长说道:“是青城寨的人。”

    不仅我们想要剿灭土匪,土匪也把我们当做眼中钉,大多时候是军队主动进攻山寨,这一次是山寨想灭了军队。

    “不仅有青城寨的人,还有其他两个山寨,他们应该是各自出了一部分人,由青城寨领导,不然的话,小小一个青城寨不敢进攻咋们,他们不仅要防备我们反扑,还有防备另外两个山寨的人。”这是我的猜测。

    “不要管他们是哪个山寨的人,现在准备作战。”炊事班班长弯着腰,躲到了掩体后面。

    营帐里面的军人被惊醒了,好些人冲了出来,还没有碰到兵器,就被土匪的步枪穿胸。

    一朵朵血花在雨中绽放,带走一颗颗鲜活的生命。

    这里用的枪,不是我在青城寨打狼用得猎枪,哪怕是土匪手中的武器,都是标准的军中配备,准度极大,换弹灵活。土匪枪弹齐发,子弹穿破空气,传来哧哧的声音,那是子弹与空气摩擦产生的气爆声,空气中划过一条条火线,子弹在空气中穿梭。

    我们整个连有一百多人,等到大伙进入作战状态,连队已经有五六十人不明不白死在了土匪手中。

    土匪还有两三百号人,我们剩下的五十多人集合在一起,被重重包围。

    “连长,该怎么办?”炊事班班长脸上流淌鲜血,双眼喷火,似乎下定了玉石俱焚的决心,要与敌人决一死战。

    连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皮肤黝黑,个子矮小,他不紧不慢地抽了一根烟,把没有燃烧的半截扔进水中:“准备突围。”

    连长命令刚下,我们就从北边那条口子冲去,连长说那边枪声最小,最容易突围。

    向北推移中,十几个连里的兄弟又倒在了血泊中,其他人都杀红了眼,唯有我勉强保持镇定。

    刚进军队时我就说过,我是最胆小的兵,也是最有潜力的逃兵。

    我畏惧死亡,所以躲过了死亡,只要我不想死,死神也别想把生命从我手中剥夺。

    连长带我们奔进了北边的山林,在我们松一口气的时候,一声狂笑响彻山林。

    “哈哈,哈哈,高伟,你也有今天,我知道你会选择突围,而不是与我们死战,因为在你眼中,你们连里军人的性命比我们这些土匪值钱多了。”崎岖前路走出一个人,穿着皮大衣,留着络腮胡。

    炊事班班长小声对我说:“青城寨的大当家,钱钟。”

    钱钟笑的时候,胡子从嘴角裂开,一条条坚硬的胡鬃像一根根刺,他边笑边说:“你们也有今天,不知道我有多少兄弟死在了你们的枪下啊,在我推测你会逃跑时,我就把多数的兄弟集中在了北面,其他方位的兄弟放空枪加强声势,我们北面确不放枪。”

    “你以为你吃定我们了?”连长把枪夹在腋下,在漫漫山雨中掏出一支香烟,但就是打不燃火,最后只能作罢,把烟衔在嘴中:“小心要蹦掉你几颗钢牙。”

    连长声音刚落,另一只手把夹在腋下的手枪掏出,举枪,还未发射,土匪中一发子弹已经打出。

    他们有狙击手。

    子弹穿透了连长的胸口,鲜血流淌,连长动作一滞。

    “连长……”我们悲痛欲绝。

    连长动作停滞一瞬,狰狞地笑了,那不畏惧死亡的表情,把青城寨的大当家惊掉了脸色。

    “啪。”

    子弹从手枪枪膛中飞出,钱钟肩膀着弹,两人一同倒地,连长呈一个大字仰躺在地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被密林包裹的天空。

    瞳孔失去了焦距,连长停止了抽搐。

    炊事班班长强压下内心的情绪,吼道:“你个龟儿子,老子早晚杀回来,兄弟们,撤退。”

    “啪。”

    隐藏的狙击枪再次发射,这一次,倒下的是炊事班班长。

    来到军队,虽然我不爱我们连,但与连中好多人都建立了不可分割的感情,连里的兄弟们说道:“跟他们拼了。”

    我握紧手中的枪:“拼了。”

    我们三十多个人喊着冲啊的口号,冲进了敌群。战斗激烈,我记得我的子弹打死了两个土匪,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因为狂暴掩盖了理智,我们的心中,只有冲出去与为兄弟们报仇的信念。

    当我发现我已经冲出包围圈时,身边就剩下了两个兵,我们开始逃亡,往深山里面躲。

    土匪来了很多人手追杀我们,刚出包围圈又相遇了一小股土匪,除了我,我身边的两个人都受了重伤,一个大腿中弹,跑不快,还有一个腹部被子弹穿过,大雨流过伤口,腹部被严重感染,流出了暗黄色的脓。

    追杀我们的土匪近了的时候,他俩拿着手雷弹转身:“刘军伟,这是我们给自己留的光荣弹,你快跑,我们为你拦住敌人,记住,我们七连有一个人活着,七连就还在,你一定要逃出去。”

    我流着泪点头。

    跑了一刻钟,我听到了山林中响起了轰隆一声,我甚至不知道最后那两个人的名字,但他们用生命换了一个我逃生的机会。

    这就叫军魂么?我从来没感受过的东西。

    我已经从山坡爬上了山顶,那边悬崖峭壁,我不识路,在陡峭的山崖上攀爬,发现了一条又小又窄的路,这条路极其危险,只有半米宽,而且修在了悬崖上,背后是石壁,身前是一条叫做摊江的大河。

    河水混浊,卷起白色的水浪,我敢打赌,只要我失足掉下去,一定尸骨无存。

    我逃跑的方向是山顶,而其他方向都没有路,我不可能徒手攀登上陡峭的石壁,这一条路,是唯一的逃生通道,虽然危险,但我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去,我侧着身体,背靠墙壁,一步一步朝山顶走。

    瓢泼大雨降下,地面湿滑,我走得很小心,但我突然听见了隐约的人声,是一个老人与小孩在窃窃私语,但他们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以为他们是土匪的亲属,在山中遗失了方向,可是我想不懂,土匪会有亲属么?敢上山做土匪的人,都是穷凶极恶之辈,真会想着家人的死活?

作者:青铜眼 类型:恐怖灵异

《墓中有鬼》之《第八章: 青城寨》,章节编号:17205562,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青铜眼)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墓中有鬼》之《第八章: 青城寨》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