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四章 竹刻香筒(打赏加更)

作品:鉴宝大师 编号:864320

    李逸負責珠寶玉器,劉明負責書畫以及純金飾,何尚坤負責陶瓷,剩下的都被歸入雜項,由莫老負責。

    看完總報表,幾個人一人一個筆記本,跟著王大川轉移陣地到了庫房,開始了艱苦的核查工作。

    李逸先擺弄了一番電腦,發現玉器被分成了翡翠、和田玉、古玉以及其他四項。珠寶雖然也只分了四項,但相比起玉器來,卻要復雜的多。

    珠寶的第一大項是寶石,包括鉆石、祖母綠、紅藍寶石和其他四個小項。

    第二大項是半寶石,包括水晶、碧璽、珊瑚、瑪瑙和其他共五個小項。

    第三項是人造珠寶,包括合成寶石以及其他兩個小項。

    第四大項則是珍珠,分為海水珠和淡水珠兩小項。

    這些東西,每一件都有一個唯一的編號,而且這個編號很長,包括了收貨時間、分項代碼、次序代碼、收貨鑒定師代碼等等諸多信息。

    珠寶的擺放,是按照收貨月份來的,同月份收上來的珠寶玉器基本都在同一個貨架上,和編號一一對應,按道理應該比較好找。

    但實際情況并不是如此,因為這些收上來的東西又賣出去了很大一部分,調整擺放順序后,難免會發生一些混亂,這就給核查工作增添了很大難度。

    更別說看完東西的真假之后,還要對收貨價以及建議售價做出評估,發現有問題的還要在電腦上進行標示,這工作量……他們幾個又沒有鑒靈牌,一下這么大量壓下來,能保證每一件都看得準嗎?可如果保證不了,這項工作又有什么意義?

    劉明看到李逸眉頭都快挽出花來了。不由失笑,

    “其實這項工作,我們差不多每個月都會進行一次,有問題的早就揪出來了,尤其是這些歷年積存的,說是要看。其實我們每次只需要看還沒來得及核查月份的,其他的都是直接簽字了事……”

    我去!原來還有這么個關節在里邊!我就說嘛,不可能安排這種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工作!

    “之前負責珠寶玉器的王老水平很高,只不過最近身體不太好,請了長假,所以你只需要看他沒有核查過的部分就行了。喏,從11月這里開始,沒多少吧?”

    李逸一看,還真是。雖然因為收上來的晚,還沒來得及賣出多少,可珠寶玉器賣斷、死當、贖回期內全部加起來也才不過才800多件,還不到先前他認為的八分之一!

    真是的,也不早說,差點沒嚇屎寶寶……

    李逸拍了拍胸脯,一扭頭,看到莫老和何尚坤都是一副很嗨皮很燦爛的模樣。不由翻了個白眼,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一群老不修!

    老不修莫老笑瞇瞇的看著李逸。

    “小李,這種核查還有一項福利呦!你要是運氣好,眼力夠,說不定這一次就發了!”

    李逸眼珠一轉,撿漏?

    “呵呵,這你反應倒快!公司內部是不允許撿漏的。不過,如果真的發現了什么大漏,售出之后,公司會獎勵售出價的五分之一給鑒定師,運氣好。一次就能讓你再買一輛x5!”

    李逸翻了個白眼,又是只說好不說壞,撿個大漏簡單,可這下還不把那個被他撿漏的鑒定師得罪死了?信你們才怪!

    開了幾句玩笑,幾名鑒定師將電腦抱到各自需要核查的貨架旁邊,各種工具齊上,開始了核查。

    雖然他們說的很輕松,但是實際干起來還是非常小心。這次屬于典當公司內部核查,發現問題還屬人民內部矛盾。可之后監察部還會組織拍賣行那邊的鑒定師過來抽查,如果不幸真被他們在自己負責的范圍內查出來什么大的紕漏,那就不是簡單打眼兩個字可以解釋的了。

    同樣,拍賣行那邊每次準備好的拍品,典當行這邊也會組織力量反復核查。

    在總公司的協調控制下,整體來說,兩個公司競爭的氛圍還算是良性。但這么多年過去,仍有不少鑒定師甚至連私下里都成了仇人,或許這也正是公司想要的結果。

    不過這些情況目前李逸還都不知道。

    相比起珠寶來說,玉器的分類要簡單不少,所以李逸首先選擇的是玉器。

    查了一下11月份的報表,他按照順序,開始一件一件的核查。

    第一件是一個滿綠豆種的戒面,收貨價是800元,建議零售價是2700元,沒有問題。第二件是一塊和田玉青玉牌,收貨價300元,建議零售價800元,也沒問題……

    半小時過去,李逸留意了一下莫老等人的進度,發現和他目前的速度相比,他們慢了兩倍都不止。這固然有分類不同的原因,最重要的還是因為他有鑒靈牌兜底,根本就不用擔心會打眼。

    至于要不要放慢點速度這個問題,他在一開始就考慮過,目前這個速度已經是他刻意控制的結果了。至于慢到他們那種程度,他沒想過,因為那樣對他來說實在是一種煎熬,所以他打算,干脆就借這次核查在他們心目中形成自己就是一個快槍手的印象,省的以后他日子難過。

    不過,按現在的情況來看,對于這些沒有鑒靈牌之類利器的普通鑒定師來說,即便只是一個多月的存貨,三天時間搞定這么多,仍然是一份很艱苦的工作。

    時間慢慢過去,庫房里除了零星的幾聲咳嗽和幾人往返于電腦和貨架之間的腳步聲,就再沒什么聲音,安靜的好像沒人存在一樣。

    李逸正拿著一件漢八刀的玉蟬仔細打量,忽然聽到莫老咳嗽了一聲,說道:

    “你們都過來,幫我看看這件,總感覺有問題,可是看來看去又沒發現什么問題……”

    聽到莫老發現了問題,幾個人都放下手里正在看的東西,湊了過去。

    這是一件差不多20厘米高的香山九老圖竹刻香筒,整個香筒通體烏黑,使用的主要技法為透雕,乍一看雕工還不錯,相關技法運用流暢自然,刀法中自帶一種古樸蒼勁之氣,像是一個老物件。

    在香筒的下方空白處,留款為封廉癡。

    廉癡是清朝康熙年間著名竹刻家封錫祿的號,封錫祿兄弟三人,均為嘉定派竹刻名家,人稱“嘉定竹刻鼎足”,其中以封錫祿最為杰出,現有傳世作品《竹刻羅漢》,藏于滬城博物館。

    收貨的鑒定師認為這是晚清某不知名雕刻師的仿作,但是因為雕工精巧,皮殼自然古樸,無做舊痕跡,所以價值較高,給出的建議售價為8.8萬元,收貨則只花了3.2萬。

    竹刻香筒屬于案頭文化的小擺件之一,過去一些讀書人喜歡把一些熏香置于書房,因此就需要專用的香筒。

    這種香筒一般分為兩類,一類就像是這個香筒。這種筒裝的熏香是不燃的,沒有明火,不會冒煙,但是能發出一股幽幽的香氣,所以特別適合放在書房案頭。因為需要發散香氣,所以大多采用透雕之法。

    還有一種香筒則是專門用來焚香的,因為需要香氣向上升騰,所以這種香筒一般不會鏤空,而且內部還會多出來一個筒膽,膽內底部會有一個眼,用來安插穩固熏香。

    說到這里,就不得不提到有關書香門第這個成語釋義的一些爭議。

    書香門第中的“香”字,目前一共有三種解釋,最為人們接受的一種是把“書香”二字聯系起來理解。相傳,古人為了防止蠹蟲咬食書籍,會在書中放置一種蕓香草,這種草有一股清香之氣,夾有這種草的書籍打開之后清香襲人,故而稱之為“書香”。

    第二種解釋,認為“香”代表了祠堂、家廟、家譜,代表了一種傳承,因為只有有傳承的人家才能稱得上是“門第”。

    但也有人不認可上述兩種說法,他們認為書香門第中的“香”,從字面理解指的應該就是這種香筒里放置的熏香。相比前兩種,這個解釋稍稍有點牽強,但也不能完全否定。

    劉明先拿起香筒,看了一會兒說道:

    “我主攻的是書畫,所以就只能點評一下這個圖案。香山九老圖是竹刻里邊最常見的題材之一,從這件東西來看,整個布圖非常合理,人物、樹木、巖石比例適中,搭配和諧,畫面也比較精美,我認為是一件精品。”

    說完,他將香筒遞給何尚坤,

    “你也經常看到不少瓷雕,發表一下意見唄。”

    搞什么搞,瓷雕和竹刻根本就是兩回事好不好?這個劉明,工作都不忘了開玩笑!

    何尚坤擺擺手,示意他將香筒還給莫老,雜項大家都看不清楚,他又何必班門弄斧?

    莫老點點頭,帶著考究的目光望向李逸,

    “小李你怎么看?”

    李逸從劉明手中接過香筒,仔細打量了一番,說道:

    “竹子確實是老竹子,不過這物件不是什么不知名的竹刻家所作,這應該就是封錫祿本人的作品。”

    劉明和何尚坤同時一驚,你小子,一個學珠寶玉器的小字輩,在莫老這種大家面前,你也敢亂點評?你知道真品和仿作的價差嗎?你知道這個觀點一旦成立,就代表著一個大漏嗎?(未完待續。)

作者:维果 类型:都市言情

《鉴宝大师》之《第一百五十四章 竹刻香筒(打赏加更)》,章节编号:864320,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维果)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鉴宝大师》之《第一百五十四章 竹刻香筒(打赏加更)》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