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三章 南瓜壶(求订阅,求月票)

作品:鉴宝大师 编号:864307

    看到李逸滿臉迷惑,卻還是要堅持先欣賞一下大師作品,老板娘搖搖頭,拿出鑰匙,將紫砂壺拿了出來。

    說句實在話,李逸能夠看得出紫砂壺的造型和做工精美不精美,也能夠根據壺的成色判斷出大概的紫砂含量,可若是讓他鑒別是否真的屬于某位大師的作品,他就無能為力了。

    至于價格,就更沒法界定了,因為到了這個地步,這玩意純粹賣的就是名氣,否則,一把金子做的壺才值多少錢?

    他不動聲色的將左手輕輕地貼上紫砂壺,似乎是在感受紫砂的紋路,然后扭頭輕聲的問老板娘,

    “老板娘,我確實是想買一把好壺送禮,請問,你有什么好的介紹?”

    老板娘笑了笑,略帶得意的說道:

    “小兄弟,我沒說錯吧?現在風聲這么緊,大幾十萬的壺,你買來送給誰,誰都不敢要,最后事兒八成還是辦不成……”

    李逸撇撇嘴,尼瑪,要不是有鑒靈牌,老子還真讓你給唬住了!你之所以要問清楚,是明知道這把壺是假的吧?我要是真花了大價錢買了這把壺,送出去被人家認出來,丟人事小,要真耽誤了大事,你怕老子帶人來砸你的店吧?

    不過從這一點來看,這個老板娘也確實像她自己說的那樣,有點良心。可轉念又一想,尼瑪,有良心個屁!剛剛還說了呢,要是自己玩,就建議他拿這把……

    老板娘將壺小心的放回去。領著李逸走進后邊的一個小房間,打開了一個大木柜。說道:

    “這里邊都是興宜那邊的高手做的,你先看。看準了我再給你報價。”

    李逸點點頭,走到柜子跟前,仔細看了起來。

    這個柜子高約一米五,一共分了五層,根據造型不同,每層都擺了差不多七、八把紫砂壺,李逸粗粗瀏覽了一遍成色,判斷應該都是些真正的紫砂壺。

    他先拿起了最上邊的一個,端到眼前仔細打量。

    鑒別紫砂壺首先要看的就是泥色。也就是一般人常說的成色。紫砂的泥主要有紫泥、綠泥和紅泥三種。由于泥料的配比不同,還可以得到朱砂紫、栗色、海棠紅等顏色,故而紫砂泥也稱“五色土”。

    哪幾種泥色最佳并無定法,但必須注意的是,有的泥中摻入了不少礦物染料,使用過程中可能會有有害物質滲出,但是這個的判斷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出的了,只能記住幾種常見的顏色,鑒別的時候避開那些奇怪的顏色就是了。

    看完泥色就要看肌理效果。因為紫砂壺不施釉。所以壺身的紋路,也就是肌理效果就成了首選的外觀標準之一。好的紫砂壺,表面細膩猶如嬰兒皮膚,撫之清膩爽手。有的則另辟蹊徑,在生料中拌進一定比例的熟料,燒成后在壺的表面呈現出橘皮等各種特殊的效果。也很引人。

    再下來,就要看造型藝術、聞氣味、聽聲音以及鑒別其實用性。如果某件號稱大師作品的壺連放都放不穩,那證書就是再多、再真。你敢買嗎?

    因為對紫砂壺確實不熟,所以李逸這次沒有托大,每個壺看完后都要摸上一把,然而這一摸,果真給他摸出了問題。

    發現問題的是擺放在第二排的一把南瓜壺,從壺身肌理和造型特征看,李逸判斷也就是一般的助理工藝美術師的水平,然而當他將左手放上去的時候,卻出現了一個令他意外的結果,這把壺的作者,居然出現了兩個名字!

    其實,這種情況在紫砂壺里雖然少見,但是也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被譽為現代國寶的中華龍壺。

    中華龍壺是由當代著名民間發明家季漢生創意設計、華夏工藝美術大師曹安祥制作的一款同時能泡兩種茶水的紫砂鴛鴦茶器,象征“一國兩制”含義,是明代至今壺藝史上的一大藝術杰作。

    這種壺如果用鑒靈牌去鑒定,李逸估計很可能也會出現兩個名字。

    然而,李逸這次鑒定出來的這兩個名字卻和上述情況不同,一個大名鼎鼎,一個默默無聞,是一個很是奇怪的組合。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難道還真的有紫砂藝人敢給自己起名叫陳鳴遠,他就不怕被人給打死嗎?

    看了看壺底的落款,李逸搖搖頭,滿含迷惑的將壺放了回去。

    這一排放的都是瓜形壺,當他看到第五把,也是一把南瓜壺的時候,奇怪的事又來了,他居然又鑒定出了兩個名字,居然還是剛才那兩個人!

    我去!你哥倆倒是合作上癮了啊,這把壺確實是比剛剛那把要精致不少,可是就憑這個,有資格讓你們同時列名嗎?

    當他將壺身翻轉,去看壺底的款識時,一邊的老板娘訕笑兩聲,

    “小兄弟,這把壺是仿的,而且是老仿。我從不說假話,你自己看品相,我估計真壺差不多也就這個水平吧?”

    老板娘的話提醒了李逸,他忽然間恍然大悟,我去!被先入為主的想法給誤導了,這哪是什么合作啊,這尼瑪是有人看完壺后蓋錯壺蓋了!

    想通了這一點,他心中激動起來,這么說,這個被他認為是吊上天,敢把自己起名叫陳鳴遠的家伙還真是那個陳鳴遠?可是,如果真是陳鳴遠的作品,為什么會沒有一絲的涼氣?而且,為什么會沒有制壺年份?

    古怪!

    他仔細的看了看壺底的款識,然后又拿起剛才那把壺的壺蓋,想看看蓋里是否有鈐印,結果什么也沒看到,卻發現,拿起壺蓋的時候,鑒靈牌果然只給出了一個名字,陳鳴遠!

    沒錯了,這把壺和那把搞混了,這兩把壺里邊應該有一把是一個名叫陳鳴遠的家伙做的,而且做工手藝非常的高超,說不定真有可能就是歷史上那個著名的陳鳴遠,可是,為毛會沒有一丟丟的涼氣呢?

    有老板娘在旁邊盯著,他又不敢將壺蓋換回去,萬一這真是陳鳴遠的壺,卻因為他的這個動作失之交臂,那就太可惜了。他決定,反正也沒多少錢,干脆就都買回去,到時候帶到公司找高手幫著看看就是!

    他不動聲色的將壺放回去,然后挨個將剩下的壺看完,然后指著剛才那兩把南瓜壺,問道:

    “我要這一對南瓜壺,老板娘,怎么賣?”

    老板娘本來已經沒了耐心,沒想到這一下竟來了個雙響,當時就喜動顏色,沉吟了一下說道:

    “左手邊那把,三萬,這一把,因為是老仿,要貴一些,十二萬。”

    李逸知道第一把的價格就是那種幾千塊錢的把玩級,至于另一把,從工藝上看確實要好上不少,但制作者無名無姓的話,最多也就兩三萬到頭了,于是還價道:

    “別這把那把了,兩把一共三萬,合適的話我就拿上,不合適的話,你這才第一家,我慢慢再看就是。”

    “老板您再給添點,現在生意不好做,您多少讓我有個賺頭。”

    “呵呵,兩把幾千塊錢的把玩級,我給你出到三萬,就是因為老板娘你有良心,再添,不可能!說實話,我現在都有點后悔了,我該還一萬五的!”

    老板娘一聽急了,那哪兒行啊,人家都是越還價越高,你倒好,不但越來越低,還一下給砍去了一半!

    “行,我看小兄弟也是個爽快人,三萬就三萬,大姐寧肯賠點也交你這個朋友!”

    我去!看樣子還真是掉坑里了,我這是真不會還價啊!

    李逸一臉苦相的跟著喜笑顏開的老板娘去刷卡,心里也樂的不行,他有八成的把握認定今天是撿著大漏了,希望,待會兒他也能暢快的笑出來吧。

    付完款,開好票,李逸抱著兩個紙盒子上了車,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盒子,將兩個壺蓋換過來之后,用左手摸上了那個疑似陳鳴遠的作品……

    “康熙,南瓜紫砂壺,陳鳴遠,真品。”

    這次,不但有年份,還有涼氣!雖然那涼氣僅僅一閃即逝,可是李逸卻無比的暢快,這就是那個陳鳴遠的作品啊!三萬塊錢賭了一把,轉眼間直接翻了兩百多倍,還有什么能比這種生意更爽?

    看來,是因為殘缺才導致沒有涼氣出現,是因為混亂才導致沒有年代出現,那么,這是不是在說,以后凡是鑒靈牌沒給出年份的古董,都是有問題的?

    李逸將手又放到了另一個紫砂壺上,這次沒有涼氣,但是鑒靈牌的顯示卻讓他再一次小小的驚喜了一把。

    “民國,南瓜紫砂壺,河源,真品。”

    河源是誰李逸不知道,不過民國這兩個字表明這確實是一件老仿!這一次出手竟一下撿了兩個漏!

    一路哼著歌回到燕園,小心翼翼的將兩把南瓜壺放到博古架上,看了又看,李逸忽然又擔心起來,現在屋子里放著的這些寶貝,最起碼也價值幾十棟別墅,萬一要是被哪個該死的偷兒惦記上,那尼瑪不虧大發了?

    想了想,他拿起電話給白千葉打了一個,聽到是這個問題,白千葉笑了笑,

    “我有一個朋友專門做安防設備的,同時也管做安全房,我店里那間小辦公室就是他做的,有時間我讓他去你那兒看看,不行在地下室也給你做一個房間出來。”(未完待續。)

作者:维果 类型:都市言情

《鉴宝大师》之《第一百四十三章 南瓜壶(求订阅,求月票)》,章节编号:864307,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维果)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鉴宝大师》之《第一百四十三章 南瓜壶(求订阅,求月票)》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